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站


您的位置: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站 > 刑事法律 > 刑事实体法 > 正文

吸毒后的剩余液体不应计入运输毒品的毒品数量

2019-09-01 17:05 次阅读

 

【基本案情

20165月上,被告人王、孙阳驾驶黑色轿车(车牌号:N6×)从云南省至四,在四川内江市获取毒品后,将每品混入液体,后带混有毒的液体驾车从四川省内江市出发,途经重庆市,山西省、河北省等地,于同年月14日凌晨到达北京市。二被告人在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甲大厦A11x号房间内,将上述毒品从液体中提取出,并将品称量分装同年519日,单携带毒品外出时,在甲大厦11层被获,所带毒品被当场起获。后孙玉阳亦被抓经鉴定,可缺晶体154份共计576克,检出甲基笨胺,含量为50.6%上毒品已被收缴,另,从二被告人驾驶的汽车中超一乙牌饮料瓶装425克液体,检出毒品甲基军酸成分(含量低于1%)。

【案件焦点】

被告人在运输毒品的过程中吸食毒品后的剩余液体是否应当计运输毒品的毒品数量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查获的含有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的乙牌饮料瓶中425克液体应否计入运输毒品数量的问题。经查,侦查机关查获该瓶装的液体后即依法移送鉴定机构鉴定,后检测出该液体中含有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侦查机关亦出具工作说明证明该瓶装液体的毒品含量低于1%,该瓶装液体与本案查明的混有毒品的液体并非同一种类的液体;王卓、孙玉阳均供述乙牌饮料瓶系二人来京途中吸毒用的工具,吸毒要加水过滤,吸毒后将该饮料瓶放在车上,现场检测报告书、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亦证明王卓和孙玉阳均系吸毒人员。综上,虽然该瓶含有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的425克液体随汽车运输至京,但不应认定为运输被告人王卓、孙玉阳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制规定驾车将毒品甲基苯丙胺从四毒品的数量。王卓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孙玉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如实供述自己伙同王卓运输毒品至京的犯罪事实,主动认罪认罚,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王卓、孙玉阳犯运输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对孙玉阳减轻处罚的量刑建议正确,本院根据孙玉阳所具有的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对其确定相应的刑罚。

关于王卓及其辩护人所提指控王卓犯运输毒品罪的证据不足,王卓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孙玉阳的辩护人所提指控孙玉阳犯运输毒品罪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

款及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

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

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卓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

二、被告人孙玉阳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

个人全部财产;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法官后语】

1.《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行为对象系国家管制的毒品

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最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且对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这三种常见毒品规定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即可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形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癣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毒品的数量以查证属实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计算,不以纯度折算。可见我国《刑法》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中的“毒品”已经进行了明确界定,且应以查证属实的数量计算。因而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的对象只能是刑法规定的“毒品”,包括常见毒品、混合型毒品以及新类型毒品,当然亦包括通过隐蔽方式藏的毒品,且不以纯度折算毒品数量。

2.毒品犯罪分子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的毒品中取少量吸食,属毒品的正常消耗,不应再计入毒品数量

从司法实践来看,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往往是吸毒人员,且“以贩养吸者”居多,他们在毒品犯罪过程中也会对毒品的质量以吸食的方法进行鉴定,以区分等次,或取出少量当即吸食这均属正常消耗,数量一般不会明确,亦无法准确计算,故不应计入查获的毒品数量

3.毒品犯罪分子吸毒后的剩余液体不应计入毒品数量

从司法实践来看,毒品犯罪分子吸食甲基苯丙胺类毒品时,一般会通过“冰壶”加入定量的水后过滤吸食,这样就会在“冰壶”中产生含有少量毒品成分的液体,比较常见的是刚吸毒完毕即被抓获的毒品犯罪分子,一般都能提取到“冰壶”及“冰壶”中的液体。这种剩余液体中虽然含有毒品成分,但含量甚少,已不具有毒品特性,不应再作为毒品看待,尤其是对于毒品犯罪分子而言系毫无价值的废液,因而对其不应计入查获毒品的实际数量。

本案中王卓、孙玉阳在四川获取毒品后,将毒品混入液体并装入红酒瓶中,孙玉阳供述该液体能够看到颗粒状的冰毒,系以伪装的形式藏匿毒品,该液体可认定为毒品液体。王卓和孙玉阳均系吸毒人员,二人在运输毒品的途中从运输的毒品中取出少量用冰壶吸食,属毒品的正常消耗,二人亦不知取出的实际数量,故无法对已经吸食的毒品计算数量。从二人驾驶的汽车中查获的瓶装剩余液体,虽然鉴定出具有毒品成分,但含量不足1%,系二人吸食冰毒后的废液,与二人藏匿于红酒瓶中的毒品液体性质完全不同,因而不应计入运输毒品的数量。公诉机关将该液体计入运输毒品的数量有误,依法不予认定。

友情链接
江苏快三官网 湖北快三投注 江苏快三 湖北快三投注